中成藥集采 國家醫保局消息傳出
2020/12/3   來源:賽柏藍  閱讀數:

    國家醫保局:地方集采中成藥,成效顯著


    11月30日,國家醫保局在“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3181號(醫療體育類459號)提案答復的函”中,就中成藥集采的問題進行回應:




    國家組織藥品集采開展到了第三批成效顯著,同時,國家醫保局還指導和推進地方針對中成藥等藥品開展藥品集采探索。當前,青海省、浙江金華、河南濮陽等地,針對部分需求大,金額高的中成藥品種,積極開展集采探索,取得顯著降價成效,改革成果惠及更多群眾。


    下一步,國家醫保局將繼續指導地方開展藥品集中帶量采購,根據臨床用藥需求,完善采購方式,合理確定集采范圍,確保藥品質量和供應,滿足群眾用藥需求;建立公開透明的市場競爭機制,引導企業以成本和質量為基礎開展公平競爭,完善市場發現價格的機制;通過明確采購量、以量換價、確保使用,通暢采購、使用、結算等環節,促進藥品價格回歸合理水平。


    中成藥集采的信號已經傳出


    事實上,一段時間以來,就中成藥的集采問題,從國家醫保局到業內權威人士,均有消息傳出。


    針對中成藥的集采,自7月17日召開集中采購座談會,研究完善相關采購政策后,國家醫保局又多次強調將針對中成藥、生物藥開展帶量采購。


    國家醫保局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5936號建議的答復中提到,將進一步研究并探索對未過評藥品及目前尚無一致性評價標準的藥品,如生物制品和中成藥等開展集中帶量采購工作。


    在一次回復中,國家醫保局甚至明確提到,中醫藥局在積極開展中成藥集中采購政策研究等相關工作,確保制定出符合中成藥集中采購的相關政策。


    退一步來看,針對國家組織藥品集采品類的擴圍,國家醫保局在11月12日《關于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3778號提案答復的函》中也已經明確表態——下一步,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的要求,國家醫保局將堅持招采合一、量價掛鉤,全面實行藥品、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


    堅定不移、規范有序地推動集中帶量采購,以臨床需求、質量優先為導向,做到應采盡采,將集采覆蓋至份額大、金額高的產品。


    可以說,只要是采購金額大、金額高的產品,無論是化藥,還是生物藥、中成藥,均在國家組織藥品集采的范圍內。


    據米內網消息,在11月21日的一個會議上,一位權威人士表示,第四批集采的方案正在篩選品種;品種范圍將擴大,擴展至注射劑,將考慮生物制品(胰島素)和中成藥;對部分臨床替代性簡單明確的品種,將探索按適應癥招標。似乎,中成藥集采的距離,并不遙遠。


    地方集采的中成藥選擇


    總的來看,目前開展的省級集采,化藥仍然是主流,從制劑上看,以注射劑為主,從疾病領域來看,抗生素占比最高,而針對中成藥的集采仍然較少。盡管如此,國家醫保局提到的青海、河南、浙江金華均對中成藥集采進行了各自的探索。


    總的來看,金華市帶量采購的中成藥涉及清開靈顆粒、參麥注射液、穩心顆粒、康艾注射液和蒲地藍消炎口服液等大品種;青海省帶量采購的中成藥涉及喜炎平注射液、注射用血塞通(凍干)、注射用丹參多酚酸鹽、痰熱清注射液等中藥注射劑大品種;河南省帶量采購的中成藥有、七葉皂苷鈉、葛根素和川芎嗪注射液等4個頭痛、腦血管疾病領域的產品。


    具體來看,在金華市的第二批帶量采購藥品目錄中,274個藥品僅中成藥就占據180個,占比達66%。從金華市的集采實踐看,醫療機構的采購金額是其考慮的主要因素,且從劑型選擇上,以口服制劑為主。


    除上述地區外,7月22日,遼寧省也發文稱將對13個品種開展帶量采購,涉及氣血康口服液、云南白藥痔瘡膏、首薈通便膠囊、小兒柴芩清解顆粒、關節鎮痛巴布膏、消痔軟膏、普羅雌烯乳膏等7個中成藥。米內網數據顯示,除了氣血康口服液、普羅雌烯乳膏,其它5個中成藥均為獨家品種。


    有分析指出,浙江金華市、青海省、遼寧省等地方層面已啟動中成藥帶量采購試點,將為中成藥國采提供經驗。


    中成藥市場的不確定性


    米內網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中成藥銷售額超過2800億元。受醫保控費、重點監控、修訂說明書等系列政策疊加影響,中藥注射劑市場規模在2016年突破千億元大關后逐年萎縮,2019年增長率更是同比跌破10%。


    分析指出,隨著青海、浙江金華和河南等地的中成藥集采探索以及國家組織集采中成藥的高可能性,中成藥市場將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


    米內網數據顯示,中成藥涵蓋13個治療大類,在零售市場,排在前列的分別是呼吸系統疾病用藥、消化系統疾病用藥、補氣補血類用藥;而在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心腦血管疾病用藥是最暢銷的一個中成藥大類。


    據此,有分析指出,由于國家組織藥品集采的參與主體以公立醫療機構為主,所以占比最高的心腦血管疾病用藥領域的中成藥被納入集采的可能性高于其他治療大類。


    就國家組織藥品集采的中成藥選擇,有業內人士指出,有效成分比較清晰,適應癥明確,使用量大,金額占比高,競爭格局良好的品種在優選選擇的范圍內。


    具體來看,相關中藥企業人士曾對賽柏藍表示,單方的、生產廠家比較多、銷量比較大和占用醫保資金比較多的產品,會被國家醫保局優先篩選出來進入集采。至于中成藥納入集采的降幅則主要和廠家的競爭格局有關。


    有行業分析人士在米內網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隨著中成藥進入帶量采購,配合合理用藥、醫保支付改革等政策,療效不確切、安全性無保障的中成藥將徹底失去利潤空間,中小企業受到沖擊最終出局,中醫藥行業將重新洗牌,行業集中度有望進一步得到提升。




    編輯:Rae
日本特黄一级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