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中藥農殘 新辦法來了
2021/4/16   來源:蒲公英  閱讀數:

    轉眼之間,2020版新藥典標準已經實施三個月有余,在中醫藥行業廣大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對于中藥農殘問題,業界各方通過一段時間的摸索,也迅速積累了一定實踐經驗和不小的成果。


    在此方面,哪些中藥品種農殘容易超標?而超標的又是哪些農藥殘留?行業媒體也紛紛做了及時跟進,給予了相應的報道。


    但是,隨著信息的公布,一些藥材不容樂觀的問題也逐漸浮出了水面,例如當歸這個品種,行業近期就流行著一個冷幽默:


    “經過多方檢測,目前當歸這個品種出現了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就是,當歸在農殘檢測方面合格的少!


    好消息則是,在農殘檢測方面,當歸這個品種多不合格!……”


    當然,對于這種情況,行業相關各方并沒有由此產生消極心態,而是迅速做出積極應對,有產地商已經開始推出包檢過關的無(低)農殘當歸藥材,當然其價格也相對高于一般當歸價格的10元左右。


    ▍政府迅速反應,出臺新辦法:禁止噴施高毒農藥


    而作為當歸主要產地的岷縣政府,也反應迅速,及時在2021.3.30號對廣大當歸藥材種植戶發布禁止噴施高毒農藥公告:


    由此可見,在攻克中藥農殘方面,“大決戰”的鼓聲已經響起,順應時代發展才是行業最好抉擇。


    其實,在此方面,對于業界廣大同仁來說,不止是一個當歸品種出現這種積極應對現象,其它品種農殘較易超標的藥材,行業各方目前也都紛紛采取對策,并根據實際情況迅速做出相應調整。


    例如像蒲公英、白花蛇舌草等這些品種,為怕家種貨容易出現農殘超標,目前野生貨源開始走俏。雖然不排除一些野生藥材也受到農殘污染,但畢竟相比家種貨而言,合格機率大大提升。


    當然,在中藥農殘攻堅路上,一些第三方檢測平臺同樣功不可沒,例如在征得客戶的同意下,一些第三方檢測平臺會把產地商或市場商送檢合格的藥材品種檢測數據,以及他們的聯系方式發布,以此做到相互扶持、依存,為賣貨商家積極推銷藥材,為購貨商家提供優質貨源。


    ▍商家又是如何應對農殘呢?


    在中藥材市場上,尤其是很多搞單品種專營的商家,也已經開始陸續推出無(低)農殘藥材,那么,他們是怎么做到的呢?


    原來,隨著新藥典標準的實施,行業很多市場商們也在開始積極應對,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嘛!


    去產地采購時,對于一些大批量藥材,很多市場商家采取先抽取三、兩家的小樣,與第三方檢測平臺聯系好之后,通過順豐快遞迅速寄到,一旦哪家合作社的藥材檢測合格,就確定裝車采購那家的貨。


    甚至有采購商,在近幾個月來,趁一些品種正在產新之際,親自跑到一些藥材基地或種植大戶的田里挖取鮮根晾干,送檢第三方平臺檢測含量、農殘合格后,直接簽訂收購合同。


    當然,對于那些生產企業而言,他們在應對中藥農殘方面,也沒有閑著。據筆者了解,有企業為了驗證自家的農殘檢測技術是否過關,當前積極跟第三方檢測平臺采取友好合作,相互置換“復檢”那些“合格與不合格”的品種檢樣,以此進行相互驗證檢測結果。


    也就是說,我企業農殘檢測合格的品種小樣,拿到你第三方檢測平臺再重新檢測一下;而你第三方檢測不合格的品種,我們企業拿回小樣也做一次檢測,以此來驗證雙方的檢測結果是否一致,從而尋求合理有效的技術支撐路徑與成果共享。


    在藥材品種購銷方面,一些經營商家和生產企業在進貨上也開始尋求“數據支撐”與“信息共享”路徑,舉個例子:


    采購方:你說你的這個藥材品種農殘不超標,空口無憑,有什么依據?


    賣貨方:我這一批貨是在某家第三方檢測平臺已經檢測合格的,不信我可以拿出他們的檢測報告單讓你看,另外,一周前某某飲片廠從我這里買走了一批,昨天已經通知說檢驗合格了,這是他們采購員的聯系號碼,不信你自己可以打電話問問。


    甲單位采購:兄弟,我們企業最近想進貨某個品種,你手頭可有農殘合格的貨源信息?


    乙單位采購:哥,這個品種,我們幾天前拿的是某某專營商的貨,農殘已經檢測合格,他們那兒目前還有不少大貨待銷,你去找他吧!


    ▍常用50個中藥農殘33項調研結果



    (本圖數據來源于蒲公英)


    從當前行業情況來看,解決中藥農殘并非易事,很難一躊而就,需要循序漸進才行。但只要大家認真做事,一步一步來,前景依然可期并值得樂觀。


    比如新藥典標準是2020年12月30號實施的,今后經過半年至一年的時間推移,隨著產地種植端對中藥農殘問題認識覺悟的提高,在農藥使用方面肯定會有所克制,到了今年秋冬之季,那些半年或一年生品種在陸續產新之后,農殘合格率就會大大提高。


    而二年至三年生藥材品種,正是基于以上情況與現實,并隨著中藥優質優價的行業趨勢推動下,產地源頭種植端的積極性就會被調動起來,并隨著時間的轉換,陸續在明年、后年、大后年相應品種產新之季,農殘合格率將會逐步好轉,從而使行業在未來得到全面良性發展。


    ▍三管齊下,治理農殘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對于中藥農殘方面,行業大眾及相關企業各方一直在為此不懈努力,但是,廣大從業者在此方面反映的問題,依然還是很多,譬如有一位行業同仁就提出這樣的觀點:


    一、對于中藥農殘的治理,重心不應放在產地源頭上,因為產地源頭的藥材種植遍地開花,各自為戰,太過于散漫無序,藥農噴灑農藥,在用量上都是憑個人感覺行事。很難全面監督到位。由此把治理中藥農殘的大任放在種植端管控,作用雖然會有,但不會太大。


    二、把治理中藥農殘的重擔,用“倒逼”手段放到企業身上,雖然有效但成本超大,而且這種倒逼手段只是一種“亡羊補牢的”方法,沒有“防患于未然”來的積極。


    三、那么,治理食品藥品農殘的最佳方式是什么呢?自然是對那些高毒農藥生產企業的管控或禁止生產方面下功夫為第一要務。


    為什么很多高毒農藥,政府相關部門多年前早就下文禁產禁用,現實中卻又為何屢禁不止?原因又在哪里呢?……


    或許,有些高毒農藥生產是有原因的,比如出口訂單需求或林業蟲害防護方面要用。但是,你企業今年生產了多少批次高毒農藥,這些農藥的流向、用途以及最后使用的落實情況,都要有一個嚴厲的監管過程才行。


    生產企業把高毒農藥銷售給莊稼醫院,監管就應追加生產企業的責任;莊稼醫院把高毒農藥銷售給農民,監管就應追究莊稼醫院的責任!與此方面一邊圍追堵截高毒農藥不讓它流向農作物生產途徑,一面去扶持高效低毒農藥、生物農藥的生產企業及市場流通,這才是治理食品藥品農殘的重心關鍵所在。


    應該說,這位行業同仁的觀點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也不能因此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對農作物用藥上,無論高毒農藥還是低毒農藥,只有使用合理得當才行。如果操作不規范不科學、噴施次數、用量過頻過大,依然過度濫施濫噴,低毒農藥同樣對農作物包括中藥材有害無益。


    因此,就以上情況來看,無論是對中藥材種植端管控,還是對中藥企業方面的“倒逼手段”,或是對高毒農藥生產源頭治理層面,都是行業同等重要的第一要務!


    換句話說,三管齊下,缺一不可才是解決中藥農殘最行之有效的辦法與方向。




    編輯:Rae
日本特黄一级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